你的位置:首页 > 相关文章

与强迫心魔和平共处

2019/1/8 22:56:07      点击:



      患有强迫症九年,两次大泛化,其间经历了失败的中考和高考,自己痛不欲生。接触森田两年了,可惜自己还没有完全走出来,感谢岳老师的帮助,短短几次的治疗,便有了很大的进步。做此小结。

    “忍受痛苦,为所当为”这是我每次就医时,老师和医生必对我说的话,简单理解一下就是保持充实的生活,其实我有好多愿望想要完成,但我根本没法做。现在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学习,实现目标,可是我一拿起书本就开始强迫,开始强迫时,我总是担心别人会学我,超过我,可现在我却在担心自己的优秀会成为别人的负累,因为我发现只要我取得好成绩,便会引起周围人的不开心,我担心我再学习下去,周围人都要得强迫症了(这种想法太可笑了,可我对它无能为力)。于是每回拿起书没过多久就会有这个想法然后马上就焦虑。焦虑引发的躯体化反应很强烈,在强迫症泛化的时候,我有几次都有了濒死的感觉。

       日子非常难熬,幸运的是我遇到了非常优秀的医生和老师。在我强迫症的第七年,我实在忍不住了,便前往北医六院接受治疗,医生给我开了药,药物很有效,不到一个礼拜强迫症便减轻了百分之五十左右,但药物带来的不良反应也是显而易见的,我开始了严重的嗜睡和乏力,没有精神头,上课的注意力可以勉强集中,但仍旧缺乏效率。
        
今年假期我关注了上海启窗心理,预约了岳老师的心理咨询,岳老师经过较为详细的了解和评估,认为我的强迫症正在朝好的方向发展,便建议我进行系统咨询,目前咨询时间虽短,但每一次咨询记忆犹深。经过和岳老师的交谈,令我相信强迫症是完全可以康复的,只是每个人的时间与节点不同,在社会功能不断恢复下,强迫症自然会减轻。不能急于求成,顺其自然,强迫症来了,不跟随,不执着,不放大,把精力放在自己所感兴趣的学习和工作中去,尤其是自己喜欢的正能量的爱好。于我而言,看书好像不起任何作用,而且,看书更像是一症状在纠缠。于是我便将注意力转移到户外运动上去,如跑步、打球等,不管自己从事什么活动,都应该是有建设性的,自己能从中取得乐趣的。等状态回来了,或者状态在自己的掌控范围了,再去学习,这样不仅可以提高效率,而且还可以增进信心。高良武久博士曾经这样说过:“既然对往事不能忘怀,就不要强行忘怀,而应带着这种思维积极地去做日常生活中需要做的工作,这样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是这种思维逐渐淡漠,以至彻底消失,既使不完全消失,也不会再严重牵动我们的感情了。”既然症状一时半会解决不掉,那不防听之任之,让时间来决定。

要学会与家人,自己,朋友,和社会和平共处,不较劲,满足自己的表现。不与外部较劲,更不与自己较劲,记住对得起自己的内心。

 越努力,越幸运。万变不离其宗,“正念常相继,无心云雾收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