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页 > 相关文章

一例十多年强迫症朋友的康复体验

2019/1/2 23:53:12      点击:
终于决定将自己之前的强迫症痛苦历程和康复经历付诸文字,希望能对广大的强迫症朋友早日走出强迫的梦魇有所助益。


夜深了,外面各种各样的声响还是不绝于耳。原来,生活就是这样:不是说夜已深,应该是安静下来休息的时候,外面就应该什么声音都消失了。事实上该出现的声响照样会出现,该来的思绪还是会光顾,我无非只能看着这一切发生而已。

记得应该是小学六年级的时候,我当时的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。可是班上有一个女生的成绩很稳定,基本上都是她居第一名。我当时非常好胜,对自己要求很严格。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,总是在一些细节上输给她,我非常不服气。有一天,我忽然“灵光一现”(现在看起来,这个不是偶然想到,而是因缘具足,这一刻就会发生):如果我能像她那样去思维这个世界,不就可以跟她一样优秀了吗?问题是,我怎样跟她一样去思维呢?我认为得通过琢磨她的行为举止来切入。她在什么场合有什么举止,说什么话,有什么情绪,我通过模仿她,在期间去体会当时的感受,我推断我的感受应该和她当时的感受是接近的。我当时认为,既然能和她感受接近,那么自然会从跟她相似的角度去思考问题。如此,我只要模仿熟练了,下的功夫足够多,不就能和她一样优秀甚至找到方法超过她了吗?!

我为自己的“灵感”颇为得意。在实施的过程中,我吃了不少苦,处处跟人家学,去苦苦地体会那些“应该就是她当时所想的东西”,累的时候,只要想想我的成绩没她好,我要赶上并且超过她,就必须“吃得苦中苦”。最后,我的学习生活受到了很大影响,我开始不能专心听老师讲课,脑子里不断出现分析她的言行举止的思维,眼睛时不时就瞄她一眼,看她当下是什么动作,自己赶紧“学习并分析,以便以后学习到她的思维模式,掌握了她的思维‘诀窍’后,超越她,战胜她”。我的正常生活被自己扰乱了。我开始不能集中精神做事。终于,有一天我对自己说:不干了!这么做想超越她太难了,也许不可能,我还是赶紧停止这么做吧。可要命的是,这种不断消耗能量的思考停不下来了,它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力!我拼命压制它,可是效果却是适得其反。我痛恨那些不能让我专心听课的乱七八糟的思维,它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来和我开玩笑,而且越重要的场合,它们越持久和严重。

我没有办法,那种希望自己更优秀的念头紧紧抓着我,逼我在自己的感觉现象里找所谓的“理想状态”。于是,为了寻找“转瞬即逝”但却被我认为是相当有价值,能帮助我更有效率学习的“感觉”或者“思维状态”,我发展出了强迫数数,强迫自己写字写得一笔一划工工整整,标点符号认认真真。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,一个逗号我能把小蝌蚪画得滚瓜溜圆,因此我的作文本上标点和文字同样吸引眼球。当时小学六年级,我记得语文老师看到我的文章,诧异地笑着跟我说:“老师知道你很认真,不过标点符号以后就不用这么认真地点了,啊?”我很尴尬地点点头,心里想:其实我也不想这么“认真”啊,谁又知道我的痛苦呢?我想很多强迫症朋友应该都有过类似的感受吧?甚至这样的感受一天要出现好多次,是不是?

生活上的节奏被根本打乱,所有的行为都要自己觉得“感觉”来了,“合适”做了,我才去做,不然,我认为会“做不好”。我被强迫思维任意撕扯,我无法摆脱它,成了它的奴隶。我痛苦,沮丧,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?!现今回想起那段往事,仍然心酸不已,那种黑压压的失去希望的感受简直生不如死啊。我想强迫症让人更痛苦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,大多数朋友得不到亲人的理解,因为这个问题在别人看来可能根本不是问题,甚至是无聊,可笑的,再加上强迫症朋友一般比较爱面子,因此在得不到支持,所有的痛苦无处释放的情况下,很多人选择躲到一处,偷偷地舔舐伤口。我拿捏了好久,终于和父母说了自己的情况,父母不太理解我这样的症状,只是希望我能快点振作起来。虽然没有得到父母的有效帮助,但告诉他们之后,自己内心还是松动了一点。

然而,面对生活和学习上(特别是面临高考)受到的巨大影响,我不止一次想一死了之。但是我不甘心就这样沦丧,我感觉自己佝偻着在无尽的黑暗中寻找一线生机。

我也曾经去看过精神科医生,配了些药,回来吃了两盒,发现除了要睡觉和食欲不振之外,心理上没有多少改善,我就停药了,再次陷入黑暗中。现在看起来,如果自己再坚持一段时间吃药,或许症状会缓解更多些吧,但是光靠吃药想让自己从强迫症中走出来,目前还是很难达到的。

真正给我帮助的是心理咨询。通过内观呼吸,身体感受等等,我逐渐将注意力从穷思竭虑里转移到当下真实的感受上。训练自己活在当下,很关键,它颠覆了我以前很多紧抓不放的惯性模式,所以在康复的过程中,我经历了反反复复的拉扯过程,后来能够越来越多地安住在自己的当下状态里,这时平静,祥和,智慧都会自然出现。我自己明白我找到正确的道路了,而且这条路走下去,不仅对强迫症有帮助,对我的人生都将起到至关重要的改善。

强迫症不是别人强加给我的,是从我内部生成的,因此它本来就是我的一部分,我只需去接纳它,看看它是怎么运作的就可以了。当真正接纳它作为我的一部分时,我的内心冲突开始明显缓解。

随着内观的深入,当我的觉察力越来越强的时候,我能逐步清晰看到,自己强迫模式的启动跟我的自卑,软弱,不安全感是紧密相连的。一旦外界的因缘或者内在反应模式的条件具备,碰触到我的自卑,软弱,不安全感情节,我就有一种冲动想做点什么来填补我的“内在匮乏”。此时,一旦我认识到自己在重复这个惯性模式时,我当下就有能力不随这个强迫模式往前走,我可以选择自由。这种对强迫模式整体的认识产生得越早越好。同样,当我越早观察到焦虑的情绪升起时,我就越容易看清焦虑能量的运作,只要我不抵抗,它会自己慢慢释放自己。

我由衷感谢强迫症带给我一次成长的重要机缘,它以恐怖的面容出现,却向我展示了生命无比慈悲的真相。我非常希望更多的朋友能知道这一点,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”,让生命以他本来的样子展现,我们都活在当下的满足和感恩中。

 

在这里我非常感谢上海启窗心理咨询老师近半年来的指导和陪伴,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,尝试并最终接受了他的系统咨询,他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和曾经十多年的强迫经验慢慢带我走到今天。感恩岳老师的帮助,感恩所有给强迫症朋友解除痛苦的人。